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文苑
《人生旅途》
作者:李乐乐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08 10:23:56 打印 字号: | |

多年前,站在村庄后一个小地名叫三王庙的乱石岗上,看着邻村房屋顶上冒出的袅袅炊烟,闻到了久违的猪肉香味,尤其是火葱与猪肉的完美结合,加上农家的柴火与铁锅猛烈烹饪,飘香四溢,至今想起,令人唾涎三尺,那才是真正舌尖上的人间烟火。一条补疤长裤,屁股上时隐时现感觉到一丝凉爽的风,一双破了洞的解放鞋,小脚趾偷偷探出了害羞的头,伴随着阵阵饥饿来袭,我手拿弹弓,一背篼猪草,还有与我不离不弃的伙伴——老黄牛,心里盘算下午回家时如何在邻家院后的金竹林旁弄些花红来吃,但又不能被他家那条凶恶的土狗狂吠,否则,父亲那条油光铮亮的竹根子又会亲切的问候我的臀部,昨日的伤痛还记忆犹新。 

几年后,来到了贵阳,走在繁华的柏油路上,川流不息的车流,熙熙攘攘的行人,还有忽闪忽灭的霓虹灯让我感觉有些头昏目晕。父亲给我的三接头皮鞋打着鞋钉,走路时有节奏的金属声响,第一次穿皮鞋,加上鞋有点大,所以步伐并不稳健,却让我有一种脚下的世界或多或少被我踩踏的骄傲。我瞄一眼路过的漂亮女人,或浓妆艳、红唇烈焰;或清新高雅,气质高贵,心想早晚得找个这样的女人做妻子。每天都在做白日梦,将来要如何干一翻大事,让曾经看不起的人今后攀不起,特别是院子对门老肖家的二娃,要给他点脸色瞧瞧,他娶了我的意中人。天之骄子的头衔让我在这个不大的都市迷失了自己,教室后门那条地下通道,借用他通向了挥霍青春之路,也通向了期未的补考与重修。当我还未认真品味大学滋味时,离别时刻就来了。

历经多年,在我37岁生日的时候,身上的铅华已退尽,刺头已磨平。单位繁忙之余,我呆坐在办公室掐着时间,冥想青春不在,朝华易逝,人说三十而立,我立起的仅有乱七八糟的胡渣;四十而不惑,当我快要步入四十岁大门时,却有大惑,甚而迷茫。回到现实,心里却只惦记着回家和妻子女儿吃一餐可口的饭菜,陪老丈人喝两杯小酒,借浓烈的烧刀子劲,简单快捷进入梦乡,在那里,可以天马行空,完成现实中未了的心愿,洒醒后,还有几件立即待办的工作。

不知多少年后,耄耋之年、步履蹒跚、老态龙钟。一个庸懒的阳光午后,看着早已备好的骨灰盒和衣物,手不停的抖,身边的朋友很多已走了,心里多少有些黯然神伤,至少还有些许念念不忘。我不知自己弥留之际还会留念什么,但坚信不会流泪,不是活够了,只因真诚而快乐的活过。人生似水,水,越淡越清澈;人,越淡越快乐,水中掺杂的东西越少,或许会少许多不同的味道,却越显得清澈亮丽;人生看淡的诱惑越多,或许会缺少许多做人的欢乐,却因心境的简单、平和而少去更多的烦恼,享受,都以付出为代价,你扮演的角色越多,活得越累。人生虽有遗憾,但一路走来,却多有收获,即使离开,虽身不由已,却也无怨无悔。

人生旅途,弹指一挥间,芸芸从生皆一过客,要活在当下,珍惜现在。争什么争,挤什么挤,争的带不走,挤的留不下,终归不过一黄土。平淡,使人简单,简单,使人快乐,活得坦然,舒心即好。

责任编辑:王杰